第五卷:銀之裂痕 第五十八章:羽麟族的傳說(6)

作者:wlyhmlswy|發布時間:2019-06-15 08:08|字數:3636

眾人休息了很長時間,直到那有些泛著灰紅色的藍天上的太陽開始有西斜的趨勢的時候,衛蒙陽風才建議其他人備好充足的水,繼續前進,畢竟大家喝是喝飽了,可是吃的…反倒又開始不夠了。

只靠喝水的話,是可以撐很多天,但是那也僅限于“活著”,但是你那是還有沒有力氣走路甚至戰斗,那就不好說了。

根據絲沙春旎的說法,他們現在的位置應該是處于深紅之漠和那大的夸張的山脈的交界處,山脈的名字絲沙春旎并不知道,只知道它的特點是“大的夸張”,可是這期間衛蒙陽風已經去周圍探查過一遍了,還是沒有看到什么“大的夸張”的山脈,雖說他們現在的地形是在慢慢上升,坡度非常緩,面積非常大,大到根本察覺不到他們在上升,可是…

“不管那么多了,反正猶豫下去也是餓死,出發吧!”震谷紋石覺得衛蒙陽風有些太過小心了,衛蒙陽風點點頭道:“嗯,繼續吧。”

于是大家收集好水,繼續朝著西南方 前進,在這里的好處就是天地間一覽無余,依靠那無比顯眼的太陽可以讓你很輕易地分辨出東南西北,。

“開始有感覺了,坡度開始變得有些陡了,但是還是不明顯。”夢中流香開始有一種“上坡”的淡淡的吃力感了,和之前就像是在平地走沒什么區別的感覺不一樣了。

“嗯,說明我們應該就是在朝著高海拔的方向走,方向應該是沒錯,因為我們的目的地就是西北方的高地,途中翻過一條大得夸張的山脈…”衛蒙陽風帶頭走著,不時地四處看看,絲沙春旎在一旁撇撇嘴,不屑地道:“疑神疑鬼…”

“…”衛蒙陽風沒說話,他此時不太像說多余的話,以免又惹到了這位。

一行人繼續默默走著,這種荒蕪炎熱的地方,除了環境本身是最危險的敵人,應該是不會有其他的什么生物威脅到他們的,就算是有也只是一些小得生命力頑強的蟲子之類的,至于智慧型的生物那就可能性更小了,智慧性生物會挑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作為棲息地?

……

震谷紋石想脫衣服,但是想起來衛蒙陽風的忠告就放棄了,他中途已經好幾次打開水袋喝了,這剛沒一會兒就快見底了?

“拜托你想這么快就渴死?不能忍著點嘛,到時候沒水喝了別找我啊。”震谷白羽道,震谷紋石晃了晃手里的水袋,笑著道:“哈哈到時候我喝完了就把你的搶走。”

“你試試!”

……

這對兄妹的日常拌嘴不得不說有一種轉移人注意力的奇效,不會去想那些有的沒的,本來在嚴苛的環境中,人就容易多想,身體精神的雙重折磨會很快擊垮一個人,但是聽著那對兄妹有意思的拌嘴,其他人就會轉移了注意力,不去想那些東西。

……

“停一下。”衛蒙陽風突然說道,其他人停下來,看著他,衛蒙陽風對其他人做了一個“先別往前走”的手勢,然后自己往前輕快地跑了十多米,蹲下身子似乎在觀察著地上的什么東西……

震谷紋石不得不感慨為什么衛蒙陽風這么久了,他喝的水最少,走的路最多,也最費神,但是就是看起來是最精神的一個……還是說,他在強撐?

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,衛蒙陽風突然回頭看著絲沙春旎,道:“麻煩你過來一下。”

“什么事啊…”絲沙春旎皺起眉,但是看著衛蒙陽風呢過那很認真的眼神,小聲嘟囔了幾聲還是過去了,夢中流香輕輕捏了捏琉璃沙拉瘦弱的肩膀,琉璃沙拉只是溫柔地笑笑,夢中流香嘆了口氣,原地坐下,結果沒料到地面那么燙,可能是自己腦袋熱糊涂了吧,直接神經反射一般彈跳而起,惹得琉璃沙拉笑出聲來。

“哎…真是的。”夢中流香無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。

……

“他們發現什么了?”看著那二人面色有些陰沉地折返,震谷紋石心理很疑惑。

“…有一個不好的消息。”衛蒙陽風說到。

“這次不是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了?”震谷紋石笑著道,絲沙春旎道:“紋石,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了。”

震谷紋石,面色也漸漸變得認真起來,其他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但是看衛蒙陽風那有些難看的臉色……心里有很不好的預感。

“我們可能從未擺脫那些……”說到這,衛蒙陽風看了看絲沙春旎,絲沙春旎輕輕嘆了口氣,點點頭,輕聲道:“我們從未擺脫那些…靈族的追蹤。”

“靈族!?——”其他人都是一驚,同時帶著疑惑。

“靈族?是那些很友好的水靈族嗎?”琉璃沙拉對那一天的泳池狂歡還是有印象的,水靈族公主對人類很是友善。

“靈族的概念類似于人類,人了有人,還有亞種人,奧倫族也算是人類的一種,靈族同理,”絲沙春旎豎起一根根修長的手指道,“靈族包括多種分支,其中有隱匿在茂密的森林深處的樹靈族,有生活在海邊甚至深海中的海靈族,還有生活在淡水源附近的水靈族,比較傾向和人類友好相處。還有稀少的地靈族,不過,這幾種雖然對人類不那么熱情,但是也會敬而遠之,但是……還有一種靈族,它們可以說是對人類最為憎惡的,其憎恨程度不亞于亞人,甚至更甚,在他們眼里,無論是亞人,人,奧倫族,都是必須要死干凈的。”

“…難道是…火靈族?”夢中流香此話一出,其他人都沉默了……

“如果是火靈族的話…那就很不妙了。你們知道奧克米大陸上的其他智慧種族怎么稱呼火靈族嗎?”絲沙春旎輕聲道,似乎怕周圍真的潛伏著火靈族一樣。

“…除了羽麟龍族以外對其他種族都沒有任何原則的行刑者。”衛蒙陽風語氣有幾分沉重地道。

“呃…有點聽不懂。”震谷紋石覺得這個稱謂有點長…

“傻啊你老哥,意思就是…除了極其強大的羽麟龍族他們不敢招惹不敢得罪,其他的不關你是人類,是半龍,是其他的什么種族,甚至是同為靈族的其他靈族分支,火靈族都不會講究什么‘仁義道德’之類的原則,和他們沒辦法講道理,雖然他們也是智慧種族,但是確實最瘋狂最殘忍的智慧種族。”震谷白羽說著說著自己心里也很發涼……

“據說他們的樣子也彰顯著憎惡的情緒,不知道他們究竟經歷了什么,他們對其他的種族尤其是人類最為殘忍,恨不得人類這個種族徹底消失,”夢中流香說著眼中劃過一絲忌憚。

……

周圍依舊很熱,但是這些人的心似乎越來越冷……

“咳咳,那個,我們確定不是在講什么恐怖故事吧,不好玩的啊。”震谷紋石勉強笑道,在他的印象里,火靈族只是靈族的一個分支罷了,至于什么殘忍之類的,他還真的不知道,因為學院城的課程書籍中關于火靈族的記載本來就少,就算有也是在斯瑪特圖書館地下,他進不去的。

……

“呼…”衛蒙陽風輕輕呼出一口氣,道:“不管如何,現在只是猜測,那些足跡蘇日安很類似火靈族的,但是還不能百分百確定,眼下我們要做的就是盡量在日落前到達那座山脈,找一處可以過夜的地方,現在水不缺,食物暫時還勉強夠,先撐過今天,到了高地…應該就會好了。”

“但愿……”夢中流香也聽出來衛蒙陽風心理也是沒把握,但是他不能直接說“我也不知道”之類的話,那樣只會更加讓人心渙散。

于是一行人繼續前行,坡度越來越陡峭,越來越陡峭,從最開始的只有幾度的坡度到后來的二三十度的坡,一行人也是越來越吃力……

“能不能…歇會兒?”震谷紋石有些體力不支了,雖然他覺得說這話的確很丟人,那些女孩都沒說累,可是……都這時候了誰還管丟不丟臉,他現在很后悔跟出來了……

“再堅持一下。”絲沙春旎在一旁柔聲道,那聲音就像是一道清泉流過震谷紋石全身,震谷紋石覺得自己又可以堅持一會了……

走著走著,周圍依舊是無盡的紅色荒漠,甚至連一絲絲風都沒有,只有炎熱。可是……

“誒?怎么感覺沒那么熱了,還有,天開始黑了嗎?”琉璃沙拉有幾分疑惑道,其他人也有這種感覺,隨著他們不斷的上坡,這個坡似乎沒有盡頭一樣,一直向上延伸,但是又什么也看不到。

“感覺這里白天的時間應該很長啊,可是現在天色已經變暗了,也涼快了不少,我們走了一下午了嗎?有那么長時間嗎?”震谷白羽覺得自己熱的時間觀念都開始模糊了。

……

“不,”衛蒙陽風看了看周圍,又看了看天上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遮住的太陽,緩緩道:“不是天快黑了,現在依舊是下午,只是……”衛蒙陽風呢過看了看他們身后走過的路,腳印都還在,他本該清理掉的,但是現在也沒有那個精力了,如果對方真的是火靈族,那么即使你隱身都沒用。

“之前你不是說有一座大的夸張的山脈嗎?”衛蒙陽風看著絲沙春旎道。

“嗯,對啊,啊——難道…”絲沙春旎似乎也懂了,看了看后面,已經明顯可以看出來他們走過的巨大的緩坡……還有前方似乎沒有盡頭的坡……

“嗯…從很早很早以前,比我們見到那個綠洲還早的時候,我們就已經開始登上了這座山脈了,”

“什么?”其他人都是驚異,山脈?

“可是我們薩摩耶沒看見啊,哪有山啊?只有這個款的找不到頭的坡。”震谷紋石一邊說著一邊使勁看著周圍,還是沒看見山。

……

“理論上,如果這山脈足夠大…那么我們的確是‘看不見’,但是我們現在正在‘登山’,打個比方,有一個無比高大的巨人站在我們面前,我們只是一只只微不足道的小蟲子,可能我們連巨人的腳趾都認不出來,因為光是腳趾對于我們來說,我們都看不到它的全貌沒更別說整個巨人了,那座大的夸張的山脈……就是這里了。”

聽了他的解釋,其他人也才明白過來,原來“大的夸張”是這個意思…果然是大的夸張,大的都看不到山脈的本身了。

……

于是一行人準備繼續前進,可是——

“誰!——”衛蒙陽風警覺性最高,猛地扭頭看向左邊某處,厲聲問道,其他人一愣,隨后心跳開始加快,一個個開始調動起所剩不多的嗎魔力…

會是火靈族嗎?如果是,有幾個,打得過嗎?能活下來嗎?已經沒有時間給他們思考這個了。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