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卷 游燈遇故

作者:骨魂秘殊|發布時間:2019-11-26 23:50|字數:1614

血羽回到血殿時,韓零正一反常態的布置飯菜,俊臉上因為做飯而沾上些許灰塵。

聽到動靜才抬頭,見血羽正站在門口看著他,綠眸彎成了輪月,笑的格外燦爛,大白牙都露出來了,血羽看著他這幅模樣,嘴角輕抽了下,眼中帶上些嫌棄的斜瞥了他幾眼,腳步卻老實的向飯桌移動。

韓零在她坐下后,又從桌下拿出一壺溪云酒,

“大人,吃蘑菇,我特意為你去城外摘的!還有這酒,我埋了四年的,今日才挖出來……”

血羽看著他不斷夾菜給自己,還盛飯盛湯,伸出玉筷止住他的動作,

“何事。”

她微傾頭,妖眸半斂,平淡如水的樣子讓韓零察覺自己失態了。

“無事,只是今日是我那里的游燈節,無暇回去,想著今年有空閑,便想與大人一起過。”

他喝了口酒,緩緩道。

血羽這才想起在人族中,今日為一年一度的游燈節,人族在這一天會在家家戶戶的門口掛上燈籠,夜晚時分攜家眷一同上街賞燈。

她看向韓零,對方已經低頭吃飯,綠眸中帶著的落寞讓她心里一揪,突然就把未動過的飯放下,離開了。

等大門關上后,韓零也依舊保持著吃飯的動作,近乎機械化的扒飯夾菜,然后帶著一壺酒回房了,

以至于血羽回來了好幾次也沒發現。

將近黃昏時,他身著黑色寬松長袍,長發半濕半干的披散著從浴房出來,正準備打開紗窗時,門外傳來血羽的聲音:“韓零,出來和吾上街。”

韓零淡淡回了句是,便隨意的披了件外袍出去了,

打開房門,抬眼看去時,便被血羽驚艷到了,

只見她一改平日的玄袍風格,穿了件白銀羽袍,一向披散的銀發用黑色秀銀發帶松束起,她回頭看到穿著隨意的韓零,從背后拿出一套淺藍云袍和一雙雪白官靴。

“換上。”

片刻后,他像個溫潤如玉的公子,和血羽走在血殿通往大門的路徑上,

快到大門時,依稀聽見門外的喧鬧。

隨著大門被拉開,幽暗的路被光照亮,耳邊輕輕傳來血羽的聲音:“這便當做這幾年汝實力飛速增長的獎勵。”

只見街道上掛滿燈籠,大小不一,形狀圖案也沒有重復的,血族、妖族皆帶著家眷在街上游玩,此時的血欲之城被光明籠罩,每張臉上都是滿足安逸的。

他正呆愣的瞧著,一股寒風吹來,激的他打了個機靈,回過神來,側頭看向血羽,此時的她被光籠罩著,如神袛般神圣,

在喧鬧嘈雜中,他輕輕說了句:“謝謝……”謝謝你為我做了個游燈節……謝謝你一直以來默默的保護……可惜,你為邪,我為正,我們終究還是要站在對立面的。

他定了定心神,率先走了出去,殊不知,在他背后,血羽伸出一直背著的右手,手中是從殤跡那拐來的醉骨香,飲了口辛辣香醇的酒,眸中滿是復雜,

“吾亦不知對汝的感情是何情,此世后,吾和汝便再無瓜葛……”

游燈會上,韓零左顧右盼,瞧見稀奇古怪的物什便買下,當他走到一個首飾小攤面前時,被一支精致的木簪吸引了,那木簪在他摸上去時便感到一股強大的煞氣在涌動,上面毫無圖紋,木料觸手光滑,乃隱藏型的骨器,

等到他回頭尋找血羽時,發現血羽正站在一個糖葫蘆攤前,攤主正忐忑的做糖葫蘆,

城主讓他做幾串糖葫蘆,可城主直勾勾的盯著他,讓他有些拿不穩器材,

血羽突發奇想的想吃糖葫蘆,正看著粘稠的糖漿入神時,韓零身上特有的薄荷香傳來,還沒等韓零開口,

一個小人兒突然撞向血羽,血羽沒動,還瞬間收起周身的寒氣,小人兒被撞的迷迷糊糊,漂亮的棕眸一瞇,眼淚就下來了,

正要放聲大哭時,就感到腳離開了地面,隨即對上一雙帶著笑意的綠眸,

“小朋友,你的母親呢?怎么這么不小心?”

木樺看著韓零,腦海中閃過幾個斷斷續續的片段,小手一抖,洶涌澎湃的力量向韓零正面擊去,

卻被血羽攔截了下來,煞白修長的手瞬間掐上他的喉嚨,銀發被風吹的遮掩住她此刻的神情,只有木樺看到,此刻的她,變成了銀紅異瞳,嘴角揚起熟悉的弧度,森白的牙露出,

“咳……穹饕……”

但隨即,血羽又恢復正常,松開他,轉身看向韓零,好在這一切都沒引起注意,木樺摸摸喉間,不滿的撇撇嘴。

“沒事吧。”

“沒事。”

韓零再看向那小孩時,卻是看不到他了。

“走吧,繼續逛。”

不遠處的轉角,木樺看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,從袖口拿出一破舊的卷軸,上面是神古的印記,看來,當年的諸神之戰,另有隱情……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