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:賽場

作者:魅魂雨|發布時間:2019-10-24 15:19|字數:1799

“拓拔待了兩年,可沒有在厄耶待數十日學到的東西多呢?厄耶的毒雖然沒有毗鄰的兇猛,可是卻能夠殺人于無形,不過好在有藥神醫在,不然估計現在的我已經癱瘓在床了吧。”

輕語道來,讓林婉儀猝不及防,原來她早就察覺到了?不過看樣子她并沒有將這件事聲張,但不管怎么樣,她勢必以后會對自有更多的提防,所以還是越加小心為是。

拓拔泠雖然心思簡單,不過眼前這兩個人的火藥味可是擺在自己的面前,她也不是傻子,再說了,如果兩個人都是皇上的妃子,關系又能好到哪里去呢?

柳茹意說完轉身就走,她并沒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而是轉身向著南韶煜和南陽的方向走去。當著林婉儀的面,直接坐在了南韶煜的身邊,隨后三個人有說有笑。

一切都被林婉儀看在眼里,卻痛在心里。

“婉儀姐姐不要生氣了,沒想到這位貴妃娘娘與傳言中的大不相同,怎么感覺這么有心機,這還故意讓你看她受皇上的寵愛,你也別往心里去。”

林婉儀臉色鐵青,心里的氣摸摸藏在心里,可是卻緩緩說道:“沒事,皇上寵愛哪個妃子自然是皇上的事情,我們只要做好本分就好。”

南韶煜喝著柳茹意替自己倒的酒,一杯又一杯,柳茹意的反常卻讓他覺得有些好笑,這么濃厚的醋味,這估計是又和林婉儀兩個人拌嘴了。

“好了好了,你這笑的,假笑這么明顯,你不難受,朕看著還難受呢,人家已經去后院了,你這是做給誰看呢?”

南韶煜不說還好,一說,柳茹意一下子把酒壺放在桌子上,差點震破酒壺,火氣怎么這么重。

南陽和南韶煜兩個人悄無聲息對視一看,然后南韶煜給南陽使了一個眼色。

果然是父子兩人,南陽一看便懂。

他的小手伸了過去,勉強端起那個酒壺,然后給柳茹意倒了一杯酒,隨后說道:“母妃,你在生氣嗎?哪個壞人惹到您了,待我長大后,和父皇兩個人一起教訓她。

看了南陽一眼,柳茹意心里的氣也消了不少,瞅著南韶煜:“我說南韶煜,你別竟給陽兒教一些壞東西,你自己惹的爛桃花,你說你惹誰不好,惹一個蛇蝎女人,給我下毒就算了,這要是算計到陽兒……”

南韶煜突然冷下來的臉色讓柳茹意瞬間察覺到,自己說漏嘴了。可是從他嚴肅的表情來看,已經一切都晚了。

不過南韶煜沒有再追問下毒的事情,只是突然之間,將南陽交給了旁邊的蘭芷和閆華兩人,隨后示意柳茹意跟上他。

不知道他買的什么關子。柳茹意也只好跟上去。

今日桃花宴,難道的是,柳若雪和江逸也入了宮來,帶著江葵,一家三口都在。所以葉羽,離墨等都也在。因此南陽南葵的安全也不用擔心,有人會乘機生亂。

每年桃花宴,為了盡興,都會安排一些節目或者賽事,比如歌舞,騎射,劍法等。今日的桃花宴也不例外,依舊是每年一次的騎射比賽。

還記得第一次入宮參加桃花宴的時候,好巧,柳茹意竟然是和南韶煜在一起,并且還贏了比賽。今年的比賽自己可一定不能輸了風采。

校場已經準備好了所有馬匹,都是從宮里直接帶過來的,所以選馬也就成了一項技術活。

所有人也已經在校場等候,等候著南韶煜的到來,打開賽場的序幕。

柳茹意已經迫不及待地兩只眼睛張望著遠處的馬匹,她可早就替自己物色好了一匹寶馬。

“看什么呢?再看你也不能上場,今日同朕一起上場的人是她,不是你,你肚子里的孩子可經不起你這么折騰。”

南韶煜向著林婉儀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“什么?你和她一起?”

“怎么,你吃醋了?”

柳茹意瞥了一眼南韶煜,瞪了一眼他:“我才沒吃醋呢?你可是南韶煜,天底下最了解你的就是我柳茹意了,你要是不找她事就萬事大吉了,我還吃你的醋,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。”

“說的好像很了解朕一樣,那你咋不乖乖待著,不讓我擔心呢?”

南韶煜說完,柳茹意轉身就走,快步跨上了校場旁邊的小木亭里面,然后安分地坐了下來。

不禁讓南韶煜心里發笑,這個鬼丫頭,什么時候才能讓人放心呢?

馬匹已經全部被人陸陸續續的帶走,由于人數比較多,所以賽場一共分兩局,第一局淘汰其他組,選出五隊最后比賽。而其他規則和以往一樣,都是一男持韁,眼睛蒙黑布,帶一女子上馬背,以女子的配合,兩個人一起達到最終點,路途中會設置很多干擾,所以有可能會發生一定的危險。

就連林婉儀都沒有想到已經居然會和南韶煜一起,而遠處柳茹意的面色明顯有些異樣,所以林婉儀也沒有多想。

兩個人一起上了馬背,林婉儀在南韶煜的身后替他將黑布蒙上了眼睛。

“皇上不要有所顧忌,臣妾會助皇上一臂之力拿下比賽的。”

“比賽的輸贏不重要,你想要的朕也給不了你,所以留不留在珉朗你自己決定,你如果想要妃位,或者后位朕可以將它給你。但是你如果動皇子或許貴妃娘娘的心思,朕保證不會再又第二次機會給你。”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