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   白蓮花   VS  “白蓮花”

作者:三甜七苦|發布時間:2019-06-16 22:05|字數:3144

“真的嗎?嫂子肯為大哥生孩子,那最好生個兒子,我幫你帶,我弟弟都是我一手帶大的,保證給你養成一個身強力健的男子漢。”一旁的習涼一聽自己以后可能要當叔叔,直接從地上跳起來,像個老媽媽推銷自己的姑娘一樣,推銷著自己。

另一邊還在照顧文琪的習水打了一個噴嚏,自言自語道:“誰說我壞話?”

天知道習涼這個不靠譜的家伙,怎么把習水一步一個腳印的帶大的,那簡直是九死一生,都是靠著自己非一般的毅力活下來的。

西門亞直接一個眼神把習涼秒殺一次,看著躺在床上還在睡覺的暮鳳凰:“生個女兒,我要把她寵上天。”

這就奠定了他親兒子悲慘的童年生活,還有他那個可愛的妹妹幸福的生活,對他兒子來說他爹爹簡直是噩夢般的存在。

“生女兒好,嫂子長的這么俊,女兒肯定也俊,到時候我們幾個就帶著她,想想這么可愛的小家伙,長的和嫂子一模一樣,那哪兒都討人喜歡,現在想想真是讓人喜歡的不得了。”阿浩在一旁幻想著,自己未來的小侄女,在一旁甜甜的喊著自己叔叔,真是幸福啊!

西門亞看著這倆家伙,為什么有一種自己不是親爹的感覺,不行這種想法不能存在:“想要自己生去,這是我的孩子。”

大老爺們的三個人竟然因為八字還沒有一撇的事情,在這兒爭執了起來,完全把正經事給忘的沒影了。

另一個房間里,幾個手下正等著老大過來呢?可是這左等右等,為什么還沒有人來?關鍵是?剛剛不是浩哥去請了嗎?人呢?為什么一個人都沒有?

一幫大老爺們肆意的坐在房間的個個角落里,剛從外面回來的阿平,看著屋里竟然一個主心骨都沒有,就對著離門口最近的一個小弟喊:“你去,看看情況?”

“奧,好嘞,平哥。”小弟站起來,就跑出了屋子,去找老大去了。

門外

小弟敲了敲門,小聲的詢問:“老大,在嗎?”

屋里還在說鬧的家伙們,聽著門外的聲音,阿浩便在西門亞的示意下:“怎么了?”

門外的小老弟一聽是阿浩的聲音,立馬說明情況:“浩哥,平哥回來了。”

阿浩便和習涼一起出去:“走吧。”

習涼還十分討打的看了西門亞一眼,給了西門亞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,笑著離開了。

西門亞穿好衣服也準備出去看看,走到暮鳳凰躺著的床邊,在暮鳳凰的額頭親了親:“等我回來。”

西門亞剛走沒多久,暮鳳凰就被吵醒了,嗯,被樓下集市的各種吵鬧聲吵醒了。不情不愿的睜開雙眼,看著老式的房間,有那么一瞬間,她感覺自己被人綁到了深山老林里。再見到西門亞后,這個想法更加堅定了,她應該是被西門亞截到了這里。

半躺在床上,肚子卻在這時候餓了起來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下床,本來想找衣服穿,可是發現這個房間里竟然一件衣服都沒有,只有床邊的一個浴袍,剛才西門亞用過的浴袍。

還在猶豫要不要穿這個的時候,肚子再一次抗議,暮鳳凰直接把衣服披在了身上,隨便的一系,就出門了?

話說,暮鳳凰為什么這么隨意的能從房間里出來,那都是有原因的。那個,本來就帶了十幾個手下過來,受傷了幾個在屋子里躺著呢?這不,剛才阿平回來,這人基本都去開會去了,留一倆個在暗處巡邏的家伙,此時也不敢露面,只能就這么放暮鳳凰出來。

暮鳳凰前腳踏出小旅社,后面那倆個暗哨就一個在后面跟著暮鳳凰,另一個跑去給老大匯報了。這個涼哥有交代,這個是未來的嫂子,要好好保護。

臉都沒洗,衣服也沒有好好穿,就這么蓬頭垢面的從床上起來,出了房間,逛起了偏僻的小早市,那個身上沒有拿一分錢,這可怎么辦?不難,先填飽了肚子再說。

走到了一個買餛飩的攤位前,肚子餓得實在走不動了,直接一屁股坐了下來,賣混沌的老板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老大叔,直接上前詢問今天的第一個客戶:“姑娘,吃餛飩嗎?”

“嗯。”暮鳳凰點點頭,就在那兒坐著等餛飩。不一會兒,老板就做好了一碗餛飩過來,暮鳳凰看著餛飩上前的一層油,為什么剛才的食欲,此刻都沒有了。

老板看著暮鳳凰就這么看著餛飩,勺子也不拿,這是不吃嗎?由于今早沒有客人,就耐心的過來詢問:“姑娘,沒有胃口嗎?”

“…”暮鳳凰看著熱情的老大叔,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?難道直說這餛飩不能吃?這么一層油,她是真吃不下去啊。

“姑娘,這個餛飩放些辣椒油好吃,叔給你放點,你嘗嘗啊。”大叔熱情好客,舀了一大勺的辣椒油放了進去,還用勺子攪了攪:“這個辣椒油,是叔自己炸的,可香了,你問問。”

說著又舀了一勺,放到暮鳳凰鼻子旁邊,讓她聞聞。

這么熱情的老大叔,暮鳳凰實在是早不到拒絕的理由啊!迫于無奈就聞了聞,又在大叔期待的眼神下,吃了一個餛飩,大叔還問:“好吃嗎?”

暮鳳凰點點頭,大叔才心滿意足的離開。

大叔剛走,暮鳳凰就把嘴里還沒有咽下去的餛飩吐了出來,哈著嘴里的熱氣:“啊!辣死了!”

就喝碗里的湯,她忘了,湯也是辣的,直接把暮鳳凰給燙吐了,好巧不巧,倆次都吐在了一個人的腳上。

“你!不想眼睛嗎?”那個女人直接上前質問暮鳳凰,暮鳳凰自知理虧還不想在這么個地方惹事生非,就陪著笑臉連忙道歉:“對不起。”

哪知道那個女人根本就是沒事找事,拉住暮鳳凰的手,就怒氣沖天的質問她:“你還笑,對不起就完了,你以為對不起就完了!”

想來暮鳳凰還是第一次如此的憋屈以前誰敢這么對她,她可是高高在上的慕家大小姐,就算身邊沒有成群結隊的保鏢,也少不了貼身的聞和介在一旁為她遮風擋雨,這次竟然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,還被人欺負,內心深處真的是很委屈。

心里再怎么委屈,也不敢表露出來,她從來都是這么堅強,還很好強,怎么可能在這種地方,表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。

巨大的心里落差,讓暮鳳凰心里很受挫,看著不斷指責自己的女人,無數的唾液往自己臉上噴來,真是在想憋屈自己,也讓潔癖的暮鳳凰忍不了了把那個女人往前一推,倆人中間隔了很大的空間,暮鳳凰深呼一口氣問她:“你有完沒完!說吧,怎么解決?”

“怎么解決?賠錢,這可是我剛買的新鞋子,五千,你賠的起嗎?看你這身衣衫不整的,就知道是出來賣的!也不知道要和男人睡多少個晚上才能買的起我身上的一雙鞋,不知廉恥的東西!呸!”那個一身穿的跟個花蝴蝶一樣的女人,婊里婊氣的諷刺著暮鳳凰,說完還對著暮鳳凰吐了一口唾液,滿滿的都是嫌棄。

買餛飩的老大叔看不下去了,也聽不下去了,出來為這件事情說了情,也算是為暮鳳凰解圍:“文文啊!既然人家給你道歉了,你怎么還能這樣說這個姑娘呢?我看著事就這么算了吧。”

“梁叔,怎么能這么算了,這個女人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過,你老怎么能被她的外表所蒙騙呢。”又瞟了一眼暮鳳凰,看著一臉不高興的暮鳳凰她笑著開口:“怎么,敢做不敢當?”

西門亞的聲音在那個女人的背后響起,看著嬌蠻霸橫的女人:“你說她被多少男人睡過了?”

那個叫文文的女人,看著西門亞這個衣著不凡,一看就是有頭有臉的人物。怎么來這種地方,她都不知道,趕緊收起來自己剛才那副跋扈的臉,笑臉相迎:“看哥哥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你看她穿成這樣就是招惹那種下賤男人的破爛貨色。”

跟在身后的習涼對于此女的看法是,怕不是自己在作死,而一旁的阿浩顯然沒有這么多的心機,想要上前把這個女人一頓胖揍,被習涼拉了回去。

“你拉我干嘛?”阿浩對于習涼的行為很是不解,嫂子被欺負了,他竟然還能忍?習涼笑著開口:

“我覺得吧?文文小姐說的也對,畢竟穿成這樣的一看都不是什么貨色,對不對,文文小姐?”

周圍因為這三個男人的到來,越來越多的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,圍了過來看著這些在地人想干什么?也不看自己的攤位了,直接看起了好戲。

“對呀!你說是不是帥哥哥?”文文話里話外,還有手也很不客氣的摟著西門亞的胳胞,看著一旁的暮鳳凰得瑟。

好吧,暮鳳凰現在是看明白了,這個女人看上了那個男人,算了,還是回去了。從西門亞身邊擦肩而過走到阿浩身邊,伸出手:“有錢沒?”

“有。”阿浩看著嫂子伸手向自己要錢,不對啊!為什么不向亞哥要錢,像西門亞看去,用眼神征求意見,手里拿出來的錢包已經被暮鳳凰奪走了。

“大叔,你家餛飩很好吃,可惜我不能吃辣的。”拿出一張百元大鈔遞到大叔手里,轉身想要離開。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