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明明什么都沒有了

作者:芍藥|發布時間:2019-06-12 13:38|字數:3918

四周的空氣驟冷,那雙瞪著祁落瑤的眼睛有火光在流竄“剛好是吧!”沉著冷靜的外表蘇狐成功的褪去,在聽到脆弱兩字的時候她的心突然冷縮了一下,轉而是一張怒火焚燒的臉,最終怒火奪走了她的理智,抓緊石子的手舉過頭頂砸在了祁落瑤的額上。

一瞬間痛感在額前炸開,祁落瑤忍著疼死憋著不叫出聲來,怕在同學面前丟了面子,看著她那因痛而飽含淚珠,看著自己的模樣蘇狐覺得十分的解氣“祁落瑤你可不要怪我,這都是你自找的,你要覺得氣不過你可以找機會報復我,但請你不要動歪腦筋妄想動我身邊的人,那你的下場可就不會像今天這樣了,會是什么樣的呢?你可以自己腦補一下。”

打算以瀟灑帥氣的姿勢走掉的蘇狐,被一只橫空出現的手給拉走了,他奮力一甩蘇狐的后腦勺緊緊的貼在了墻壁上,他的手放在她身后的墻壁上,成了蘇狐逃跑的阻礙“洪夢瑾你這是干什么,你快給我走開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。

同樣帶著火氣找上蘇狐的洪夢瑾在見到她后,他的火氣并未減掉半分反而加重了“你什么時候跟秋逸塵好上的?”

“和你有關嗎?”蘇狐嘗試著將他推開,奈何力氣不夠大,反倒被他抓住了那只推向他的手“蘇狐你別忘了,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,你一腳踏兩船是什么意思?”

對于洪夢瑾的質問蘇狐的心里,莫名變得煩躁起來“那我也求你別忘了,我們之間的男女朋友關系是演給校長看的,你可別以假亂真了。”她的話直接有力的直擊他的心臟,像一把利刃割據著他的肉體,扒拉著他的神經疼到他幾近癲狂。

那帶著幾分涼薄的笑意在他臉上漾開,他顧影自憐道:“是啊!我怎么會忘了?”

洪夢瑾將一直抓在自己手中的,蘇狐的手給松開了,重獲自由的蘇狐伸手,一掌劈過洪夢瑾的腦袋對著他責罵道:“你說你最近是不是走路不看路,頭被門夾了給夾傻了。”

他一手捂著頭傻里傻氣沖蘇狐笑一臉“你是怎么猜到的?”不給他多余的廢話,蘇狐一手扯過他的衣服恢復他們原來的姿勢“校長來了你給我配合點,要是被看出了破綻,我就真的讓你命送黃泉。”

“你給我再靠近一點,頭給我低一點。”蘇狐伸手拉近與他的距離,洪夢瑾的手順勢捧起了蘇狐的臉,給人一種兩人正在熱吻的假象,蘇狐莫名的慌張起來,話到嗓尖低吼出聲來“你想要干嘛?你的手別給我亂動。”

洪夢瑾對蘇狐深情一望,黑色的瞳仁帶著幾分魅惑,他說話的聲音如一陣清風吹過,在她耳邊發著燙“既然是要演,那就演得逼真一點,如果演得連自己都不相信了,校長又怎么可能會相信。”

在洪夢瑾的臉要貼近自己時,蘇狐迅速將眼睛閉上。她的手緊緊的抓著他的雙臂,指甲掐進了他的肉里,在蘇狐的牙齒縫里擠出洪夢瑾三個字“洪夢瑾………”

“咔嚓”一直躲在他們身后的祁落瑤,把他們親昵的瞬間給拍了下來,剛剛被蘇狐用石子砸過的額頭還痛著,她將抓在手里的手機抓緊,指甲摳進了手機屏幕里,留下一道難聽刺耳的聲音,祁落瑤那生氣而扭曲的臉扯出了險惡的笑“蘇狐我會將你帶給我的傷痛全都還給你,然后讓你永遠消失在我的眼前。”

在祁落瑤的另一個方向,看著同樣一場親密戲碼的秋逸塵,連他覺得最簡單的呼吸的動作,做起來都覺得痛,可就算這樣他還是不希望有人傷害到她,他想著在祁落瑤散播謠言之前,早一步奪到她手中的證據。

落在祁落瑤手里的證據被她反復來會看,得意的笑過之后轉而換上一張嫉恨的臉“既然你那么喜歡出風頭,那就讓你再一次紅遍校園好了,經過這一次之后我就不信你還能在學校呆得下去。”

剛好追上前往校長辦公室的祁落瑤,秋逸塵伸手欲要奪過她拿在手中的手機,被她下意識的躲開了,將她拿著手機的手背過身后,防止秋逸塵進一步奪走,眼神是一閃而過的失措“你……你要干嘛?”毫無表情可言的秋逸塵沒心思跟她多說廢話,他一心只想奪過她剛拍到的證據,說話的語氣有些急了“給來。”

在祁落瑤的耳里聽來他是在維護她,怒火攻及心臟,漂亮的臉蛋上滿是怒意眼神噴發的是憤怒之光“哼,這么急著讓我給你,你不會是喜歡她吧?你這么維護她,她領情嗎?她跟別的男生都親到一起了,你不生氣?反正你喜歡她你不如讓我把證據交到校長手里,結果怎么樣你還不清楚嗎?他們倆肯定在不了一起了呀,你也能抱得美人歸豈不是更好。”

說實話他有被祁落瑤的話說動過,他抬眼望著頭頂的太陽,強烈的太陽光線刺痛他的雙眼,憋紅了眼眶卻強忍著眼淚,原來心痛的起源,來源于一個不愛自己的人的身上。

在一顆大樹下,蘇狐靠著樹干坐著,頭頂上一片茂密的葉子幫她擋住熱辣的太陽光線,連同寒風一起被擋在外。

虞樂闖進了蘇狐的舒適圈,把她給蘇狐帶的可樂一并扔過去,一骨碌滾到蘇狐的腳邊,蘇狐撿起腳邊的可樂,拉環一拉開就一股勁的往嘴里倒,洪夢瑾突然從蘇狐的身后竄到她的面前,讓她不小心猛烈的嗆了一口。

看著蘇狐被嗆到的丑態,洪夢瑾忍不住大笑,靠著她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,蘇狐順勢給了他一腳,怒意大發的說著罵他的話“洪夢瑾,你媽的你是不是有病,不知道我不禁嚇是不是,還故意專門跑過來嚇我。”

洪夢瑾吃痛一臉,臉上的笑壞意盡顯“你這不就錯怪了我不是,這不是幾個小時沒見,我想你了特意過來看看你不是。”

一直處于局外人的虞樂,被洪夢瑾一句膩歪的話給惡心到了,幫蘇狐給他補上一腳“洪夢瑾你要是不說話我真不知道你是這么惡心的人,你要知道我們小狐貍呢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,對吧小狐貍。”說話時虞樂往蘇狐的方向瞟了一眼,還把手中的可樂舉了起來,蘇狐瞬間了解其意,把自己手中的可樂舉了起來,同她干起杯來。

蘇狐向她眨了一眼表示同意“就是,你要是再說那些惡心我的話,那對不起我們朋友也做不了。”

洪夢瑾臉色一變,在她耳邊說起討好她的話“對不起我錯了,我保證下次再也不對你說這樣的話了,為了彌補我的錯誤,我請你去吃好吃的怎么樣?”

一聽見有好吃的,蘇狐就搖身一變成了吃貨,直接拍地而起“趕緊的請我吃好吃的去。”

虞樂雙眼瞪大無奈的搖搖頭,跟在她身后一同前去,半道被蘇狐班上的幾個同學給截了下來,一個個氣喘吁吁的還一臉的慌張“蘇狐,校長……找你。”

校長室里,嚴肅的氛圍讓蘇狐感覺到了事情的大條,原本她以為當著校長的面,給他一場她那所謂的戲,他最多被氣得把她抓來校長室,跟她講一堆大道理拿她撒撒氣而已,卻沒想到如今嚴重到要被退學。

校長喝了一口他手中的茶,時不時抬頭看了蘇狐幾眼“說吧!那個男的是誰。”在蘇狐這里一直有一個很要命的規矩,就是不能出賣與自己有關的任何一個人,何況還是她導的這場戲,洪夢瑾只是她導這場戲的受害者,所以她沒有理由將他供出去。

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實話實說,要是真的被校長不小心給退了學,要是被家里的蘇女士給知道的話,她不敢保證,她的四肢還健不健在“那是我找的外校生給你演得一場戲,并不是真的親。”

其實她想說的是為氣他而演的一場戲,她不敢這么說,她怕她說了就真的將她給退學了,校長自然不相信蘇狐所說的話“噢!是嗎?那這樣你把叫他過來,我跟他談談這樣你就不用退學了,說不定還能把這誤會給解了,不是更好嗎?”

“我……”就在蘇狐準備攬下責任時,蘇月白的突然出現,讓她把剛到嘴邊的話,給死硬的吞了回去。

坐在教室里等待消息的洪夢瑾,再也按耐不住焦急的心,想要起身前往校長辦公室,卻被秋逸塵按回了座位上,他身上圍繞的寒涼之意,把周邊的空氣都給凝結住了“怎么?你現在是想要過去英雄救美嗎?你將她害的還不夠嗎?你是想要校長直接將她退學你才甘心對吧!”

洪夢瑾試圖站起來,但卻被秋逸塵給制止了,他急得吼了出來“我不是。”

“不是嗎?那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現在過去跟校長實話實說,就是直接害她被校長退學,而且你也會被退學,難道你想被退學嗎?”秋逸塵的話使他認真認真的思考了一遍,他便不再沖動跑到校長室跟校長解釋一番了,秋逸塵似乎早就料到一般,雙眼即刻蒙上一層霜,內心的情緒全都在雙眼里涌現出來。

天空開始蒙上一層灰,欲要下雨的樣子,一聲驚雷在秋逸塵耳旁炸開,腦子一直想著,今天他就應該把手機,從祁落瑤的手里搶過來,事情就不會發展到現在這樣,他不忍心看她,在校長面前急得紅了眼眶,替洪夢瑾隱瞞著校長的樣子,使他的心臟一窒,被撕碎般的痛感,瞬間奪走了他的呼吸。

從他前端向他走來的祁落瑤,似乎沒有看見他,有意無意的跌入他的懷里。

秋逸塵將她從自己的懷里拉開,跟她隔開一段距離,說著自己來找她的目的“我想拜托你去跟校長說,你給他的照片是假的,照片是你給他的他肯定相信。”

祁落瑤怒笑一聲,突然放大的雙眼似一把利刃,每一個字,都宛如一根刺,根根見血就連最簡單的笑,都帶著幾分涼意“你現在是為了蘇狐特意跑過來求我的對嗎?你以為我現在過去跟校長說,照片是假的他就會信嗎?你未免太天真了一點。”

“我相信你會有辦法的,照片是你給他的不是嗎?”

“是,那要怎樣?為了一個蘇狐你居然委屈自己特意跑來求我,她到底哪點吸引你了,讓你值得為她這樣去做。”

“她是我喜歡的人啊!就算委屈那也值得,因為我不想看她,為了保全別人而讓自己受委屈,我不甘心就這么輕易的放她離開,她不喜歡我又怎么樣,那就讓我一個人心痛好了。”眼神堅定這使得,祁落瑤對蘇狐打從心底的恨意,一點一點的加深“蘇狐她可真厲害啊!讓你們一個個都對她死心塌地的,讓我不佩服都不行,既然她那么厲害,那我也不必到校長那多加解釋了。”

在祁落瑤離開之際,秋逸塵迅速的抓住了她的手,雙眼帶著祈求的光“拜托你。”

祁落瑤雙眼直直的看著他,她的心開始有了一些動搖,卻也沒做出任何回應,但秋逸塵對她說的一句話她聽得特別清楚,心臟的位置也因為他的這一句話,狠狠的疼了一下“我明明什么也沒有了,我不能再看到她為了別人而紅了眼眶,我看不得那樣的她,因為我的心會痛。”

看見處處維護蘇狐的秋逸塵,她又何嘗不心痛,她那一顆完完整整的心,在遇到他的那一刻,就不屬于她自己的了,看著他為了蘇狐求自己的樣子,她只能將悲痛強忍在心里,他喜歡蘇狐的樣子,像極了她喜歡他的樣子認真又可笑。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