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        封印?

作者:花竹鼠|發布時間:2019-10-24 10:19|字數:3159

宋高遠沒有想到張薛強會這么說,信王將他送過來竟然是為了拜師的?這種結果是宋高遠萬萬沒想到的,然后他用一種驚訝的眼神看著張薛強,“信王當真是這樣說的?”

面對宋高遠的質疑,張薛強并沒有慌張,而是表現得十分鎮定。“在下說的句句屬實,絲毫沒有欺瞞之意。”張薛強說得極為誠懇,看不出絲毫端倪。

“那你過來拜師是想學什么呢?”宋高遠好奇地問道。

“宋先生不是凡俗之人,我前來自然是要學習修行之術,強身之法。”

“我能問你一句,你現在幾歲了嗎?我實在是不敢想象你是一個幾歲大的孩子。”宋高遠并沒有答應張薛強,而是問出了這個自己一直想問出的問題。

面對宋高遠的問話,張薛強笑了笑,笑容有些牽強。

“實話告訴您,您別看我現在就像一個小孩子,但是實際上我和您的年紀差不多大。如今我已經十七歲了……”

“十七……”宋高遠驚訝了,眼前這個小孩子竟然真的不是普通的小孩子,竟然和自己的年紀相仿,這簡直就不敢相信。

“難道是因為你體質的原因嗎?”宋高遠問道。

現在兩個人就像是忘年之交一般交談,都是以一種平輩的身份說話的。

“這就恕在下不能說了,還望宋先生見諒,當然了,要是宋先生能夠收我為徒,那我自然如實相告。”宋高遠問出這句話的時候,看見張薛強眼神之中一閃而逝的驚訝,但是他并沒有追問,對方要是不想說的話,那么自己追問也沒有什么用。

宋高遠搖搖頭,并沒有說什么。

張薛強看見宋高遠的動作,以為對方已經給了答案了,眼神中清晰可見的失望之色停留了很久,這段時間足夠讓宋高遠看見他神情變化。

“不過,雖然我不能收你為徒,但是我能傳授你簡單的修行法訣。”宋高遠話鋒一轉,這樣對張薛強說道。

張薛強聽到這句話,眼神之中出現驚喜之色,只是這種驚喜并不是偽裝的,這點宋高遠能夠感覺的出來。

“多謝師傅!”張薛強順勢下拜,但是卻被宋高遠用靈力生生阻止。

“我不是你師傅,你也不必拜我。”宋高遠搖搖頭。

“雖然先生不收我為徒,但是授業之恩不敢忘卻。”張薛強堅持說道。“你以后就叫我先生吧,師傅就算了。”

“是!先生。”

“我不能收你為徒,所以本門功法不能教你,但是我這里還有其他的修行功法,伸手過來,我看看你的資質,然后再傳你功法。”

“是!”張薛強將手伸了出來。

宋高遠將靈力輸送到張薛強的體內,順勢探查了他的身體狀況。

“你之前有學習過修行功法嗎?”宋高遠問道。

“學生之前并沒有修行過任何修行功法。”張薛強搖搖頭,說道。

宋高遠皺了皺眉頭,眼前這個人身體之中擁有不止一股靈力。丹田之中有一股微弱的靈力,這股靈力和自身的身體極為契合,應該是自身的靈力,還有一股卻是一種封印的力量,這種力量和何芙夢封印自身魔氣的力量很相似。

“先生怎么了?”張薛強看見宋高遠皺眉,有些擔心的詢問道。

“沒什么,只是你當真沒有修行過嗎?”宋高遠再次問道。

“我不敢隱瞞先生,這么多年以來,我從來沒修行過。”張薛強說得很是肯定。

“你身體之中有靈力,你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嗎?”宋高遠問道。

“靈力?”張薛強表現得很疑惑,過了一會兒又反應過來,苦笑著說道:“我知道了,如果我沒猜錯應該就是這股靈力讓我看起來就像是幾歲孩童。”

“哦?你了解其中的內情是嗎?”宋高遠看著張薛強問道。

“先生,我也只能猜測一個大概,這涉及到我張家的秘密……”張薛強說到后面的時候變得支支吾吾的,臉上的表情刻著“不情愿”這三個字。

“如果不方便的話,那就不用勉強了。”宋高遠擺擺手,然后就從空間石中拿出一本基礎法訣,這當然是何芙夢拿出來的,是清心宗收錄的法訣,并不是清心宗的宗門秘籍,因此不存在什么不方便的。

“這個給你。”宋高遠將法訣給了張薛強,然后又說道:“我不知道你有什么不得已,也不知道為何信王會讓你來找我拜師,這些事都無關緊要。我之所以會過來,是因為你。”

“因為我?”聽到宋高遠的話之后,這回就輪到張薛強不明白了。

“是的,就是因為你。”

“不知先生看上我哪點了?”

“你可知道你身懷特殊體質?”沒有多少猶豫,在決定傳授法訣的時候,宋高遠已經決定直接和張薛強說清楚了。

“特殊體質?”張薛強一臉茫然。

“是的,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你體內的封印就是為了封印你的特殊體質的。”

“還請先生如實相告。”張薛強起身朝著宋高遠躬身施了一禮……

“少爺……”就在宋高遠要張嘴說話的時候,感覺到有人靠近,然后就閉嘴不說了,隨后果然看到有人進來了,遠遠地朝著張薛強喊了一聲,但是并沒有過來。

“先生見諒……”告罪一聲之后,張薛強就來到了喊話之人身邊……

沒有刻意去探聽他們的對話,但是宋高遠還是聽到了張薛強低聲驚呼一聲,沒有去看他們,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,看起來極為悠閑。

沒過一會兒,張薛強就回來了,另外一個腳步極為沉穩,看來應該是一個練家子,但是周身沒有靈力波動,應該是凡俗的練武者,一身修為不俗。

“先生,我那邊有急事,不能相陪了,如果先生不忙的話,可以隨便逛逛,管家會陪著您。”張薛強告罪一聲。

“不必了,既然你有事,那我就不必呆在這里了。”宋高遠并沒有留在這里的打算。

“先生要走,學生送你一程可好?”張薛強試探性地問了一下。

“不必了,既然你有事,那就快去處理吧。”說完之后,宋高遠就要走。

“管家,送送先生。”

“是,少爺。”

這回宋高遠沒有拒絕,畢竟自己是翻墻進來的,要是自己一個人出去,說不得還有可能會迷路。

一路無話,這個管家沒有說什么,宋高遠和他也沒什么可說的。出了門后,宋高遠直接回府了。

現在自己也不打算去京師府衙了,現在自己已經準備跑路了,這個張薛強要是爭取不到也就算了,要是為此耽擱了自己的時間,那才是真的不劃算。

原本還擔心有人會不愿意自己離開,害怕會有人看出什么破綻,但是越到后面,自己暴露的可能就越大,畢竟自己的身份是假的。未免夜長夢多,宋高遠打算就在今晚就離開。

在接觸這個張薛強,簡單知道了他的性格之后,他已經不打算爭取這個人了。畢竟這是一個連自己母親的話都不聽的人,又怎么會聽自己的話?而且他身體之中那股靈力并不簡單,要是自己一頭栽進去,說不得會搭上自己,還是走了為妙。

對方盡管是個人才,但是要是牽扯到自己性命,這件事還是不碰為好。之所以會給他法訣,是因為對方畢竟身懷特殊體質,結個善緣罷了。

想通了之后,宋高遠回到自己房間,然后就開始著手拆除陣法,畢竟布置陣法的材料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找到的,能回收的自然要收了……

“薛叔,王爺找我什么事啊?”

宋高遠離開之后,張薛強先是看了自己的母親,然后那位管家就找到了張薛強,說是信王找他。

“王爺只是傳訊說叫少爺過去,并沒有告訴老奴是什么事。”

很快,張薛強就來到了信王府……

信王在書房之中等著張薛強,并且屏退了身邊的人,看見張薛強來了,開口問道:“那位宋鶴軒來找你了?”

“王爺明鑒,他確實找了我。”

“嗯……他找你什么事?”

“不知道,他沒有說,但是卻給了我一本法訣。”張薛強沒有說宋高遠對他說的那一番話,只是說他給了自己一本法訣。

“哦?他收你為徒了?”信王雙眼微微一凌,看著張薛強問道。

“沒有。”張薛強搖搖頭,“他給的法訣也不是宗門法訣。”

“哦?那本法訣呢?”

張薛強沒有半點猶豫,直接將法訣遞給了信王。

“《煙波法訣》,倒是一本不錯的功法,但是確實不是什么大門派的功法,看來對方確實沒打算收你為徒,只不過這位宋鶴軒應該真的是某個修行家族勢力中的弟子,否則也不能隨隨便便就將這本功法送出。”信王并沒有將法訣收下,隨便翻看了之后就還給了張薛強。

“對了,你的母親還好嗎?”

“多謝王爺掛念,家母身體安泰。”

“我聽說她今天還暈倒了。”

“這是老毛病了,休息一下就好。”

“如此就好,那安兒她可有回心轉意的跡象?”信王說這話的時候,張薛強眼神之中一閃而逝的陰狠,但馬上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,就連信王都沒有發現。

“家母她……”

“算了,順其自然吧。”信王說這話的時候,有些蕭索。

“退下吧。”

“是!”

“對了,等會兒你去帶點東西回去,讓你母親好好養病。”

“是!”……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