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:消息

作者:蜜雪晴清|發布時間:2019-12-01 19:47|字數:2121

那奴才趕緊起來說道:“奴才剛剛去烏雅格格的院子外面探聽消息,然后打探到了玉和姑娘和烏雅格格在說些什么,烏雅格格一開始是很生氣的,好像是不同意些什么事情。”

還不等那奴才說完,李側福晉突然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不同意?到底是不同意些什么事情?”

旁邊的奴才看著李側福晉這個樣子,又不好打斷她,只好停下了說話的聲音。

馬嬤嬤見狀,立馬上前去制止李側福晉,然后輕聲說道:“側福晉,還是聽那奴才說完再說吧。”

說完這句話,馬嬤嬤立刻看向那奴才,說道:“還不趕緊繼續說下去。”

那奴才聽到之后嚇了一跳,連忙說道:“是是是,奴才這就繼續。”

那奴才繼續說道:“聽說,后來在玉和姑娘還在和烏雅格格爭論著的,還沒有爭出個結果,高格格就突然過來了。”

李側福晉聽到這句話,皺了皺眉頭說道:“高格格?高氏?她來湊什么熱鬧?做她的隱形人不就好了嗎?”

自從高格格失了孩子之后,就一直郁郁寡歡的,除了王爺和福晉之外,幾乎都不怎么見人,王爺憐惜她失了孩子,也就隨高格格去了,而福晉也是一向聽從王爺的話,也更加不可能管高格格了,只要確保她衣食無憂就好了。

而李側福晉也不跟她計較,李側福晉當初聽說高格格的孩子掉了之后,本來因為聽到高格格有了孩子,而正是生氣的心情,就因為這高格格的孩子突然沒了,突然又變得高興了,想著反正她的孩子也沒有了,對她也沒有什么威脅,而且看著高格格這么脆弱的樣子,失去了一個孩子,就萎靡不振的,看來也不是什么心機深沉的,更加不可能是她的對手了,李側福晉就更加不可能會去對付她了,而另一邊的伊萱,只要沒有觸犯到她,她也是不會主動出手的人,也就更加不可能會去對高格格做出什么了。

所以總的來說,王府里除了烏雅氏總是喜歡有事沒事的去撩撥高格格之外,其余時間一直都是相安無事的。

不過有一件事,李側福晉也是一直都知道的,也是后院所有女人都心知肚明的一件事情,高氏當初掉了孩子的時候,可是一直口口聲聲說的都是烏雅氏害得她的孩子沒有的了,可是因為當初證據不足,而且所有人都看到是高格格自己摔倒的,便是和烏雅氏沒有關系了,最后任憑高格格怎么指證烏雅氏都沒有用了,烏雅氏只是受到一些無傷大雅的懲罰。

烏雅氏受完懲罰出來的時候還是好好的,而且烏雅氏經過這件事情之后,居然還有事沒事的就去挑撥高氏,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,這也是整個后院都知道的事情,所以說,在這后院里誰是最恨烏雅氏的,都不需要提醒都知道,誰都知道,高氏是最恨烏雅氏的,誰失了一個孩子,明明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誰,誰還會好好對自己的仇人的,簡直想弄死他的心都有了。

而且還聽說高氏還去找過伊側福晉,按著高氏以前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的樣子,這次居然主動去找伊側福晉,說里面沒有貓膩,誰會相信啊?一看就是想和伊側福晉聯合起來的樣子,聯合起來是為了什么?不用說,大家都知道,肯定是為了報復烏雅氏了,除了這個,也想不出來還有什么事情了,不過,自從那次高氏去找了一次伊側福晉之后,好像就一直都沒有什么動靜了,要不是聯合失敗了,那么就是密謀著用什么法子了。

李側福晉也是知道這件事情的,也一直都在靜觀其變,想看看伊氏和高氏她們到底最后能整出什么幺蛾子,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看她們出手,而現在烏雅氏明顯是跟伊氏有什么齷齪的時候,這高氏就突然插進去了,用腳趾頭都能想明白,高氏和烏雅氏仇恨這么深,這高氏肯定不會幫烏雅氏的,說不定,還要對烏雅氏做些什么呢,她怎么可能會讓烏雅氏有好日子過呢?現在烏雅氏有麻煩了,高氏肯定要進去插一腳,不進去踩一腳,都覺得對不起自己,不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呢?

李側福晉有些想不通,便看著那個奴才說道:“你繼續說吧。”

那奴才低著頭,再次開口說道:“是,高格格來了之后,聽說好像是在幫著伊側福晉她們那邊的人說話,所以局勢就有些變化了,烏雅格格對著兩邊的人好像有些無力,后來就不知怎的,好像就答應了玉和姑娘的要求了。”

李側福晉皺了皺眉頭,說道:“你有沒有打聽到她們說的要求是什么呀?”

那奴才搖了搖頭,輕聲說道:“奴才并沒有打聽到,因為奴才并不能進去烏雅格格的院子,只能站在院子外面,花了一點小錢,才打聽到了里面發現了一些什么事情,奴才也只是知道一些大概罷了。”

李側福晉皺著眉頭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那奴才想了想,忽然說道:“對了,奴才還探聽到一點。”

李側福晉聽到之后,趕緊開口說道:“是什么?!快說,別說話說一半不說一半的,真是急死我了。”

那奴才趕緊說道:“是,奴才原本探聽不到什么,打算想走了,忽然聽到后面傳來幾個奴婢的談話聲,聽到她們說什么,有一個人被伊側福晉那邊的人給帶走了,好像叫,好像叫什么來著?”因為當時那兩個奴婢談話都比較小聲,似乎是怕被什么人聽到了,當初要不是那奴才耳朵比較尖的話,可能他也聽不到了,那個被抓的人的名字,他隱隱約約是聽到了,但由于那兩個奴婢的談話聲太小了,那個奴才雖然是聽到了,但是有些不確定,現在,就有些想不起來了。

李側福晉見他這么久了,還沒有把人名說出來,就不由得有些著急的說道:“你到是快說呀,可真是急死我了,那個人叫什么名字?!”

李側福晉旁邊的馬嬤嬤也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那個奴才,全都在著急的等著他的回話。

過了好一會兒,那奴才突然眼睛一亮,趕緊說道:“奴才,奴才好像想起來了,好像是叫做,叫做萍香,對,就是叫萍香。”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