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不要越級

作者:之遙一夏|發布時間:2019-06-17 15:00|字數:2071

她驚訝的發現,舒苡念竟然在辦公室睡著了,而且剛才總裁是,蹲在她的身邊的。

難道說,總裁喜歡上舒苡念了?

不,不會的,他之前那么討厭舒苡念,怎么會突然喜歡上呢,而且舒苡念一無是處,只會撒潑,一定是她的錯覺。

“唔。”饒是睡得再熟也是被吵醒了。

舒苡念睜開迷蒙的雙眼,先看到的就是厲梟墨英俊的側顏,似乎還沒反應過來,她的手顫顫的伸出去,觸碰到他的臉。

是溫熱的!

對上他幽深的眼眸,舒苡念慌忙收回自己的手。

天吶,她剛才摸了厲梟墨的臉!

她是睡覺睡傻了嗎?

“我剛才睡著了啊,唔。”舒苡念打了一個哈欠才看到站在門口的穆柔。

她怎么在這?

“還困嗎,困的話去里面睡,還有一個小時就下班了,我們一起回去。”厲梟墨自己都沒發覺,他的聲音很溫柔。

“不困了,我再看會兒書吧。”舒苡念揉了揉眼睛。

“好。”厲梟墨伸手,將她有些凌亂的頭發撫順。

看著兩人親昵的動作,穆柔攥著文件夾的手慢慢收緊。

“有事?”厲梟墨坐了回去,厲眸射向門口。

若不是穆柔突然進來,舒苡念也不會被吵醒了。

“總裁,我是來跟你說一下北方城的項目設計的。”穆柔微微低著頭,一副我錯了的樣子。

她很懂得分寸,知道什么樣子能得到男人的垂憐。

“把資料放下我一會兒會看。”

穆柔本來想跟他一起討論一下的,她是看著時間專門過來的,離下班還有一個小時,這個項目比較復雜,一個小時根本不夠,所以她就可以跟他一起吃晚飯了。

“可是總裁…”

“還有事?”厲梟墨清冷的看著她。

“沒,沒事了。”穆柔咬唇,將資料放在了桌子上,雖然有點不甘心,但還是走了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穆柔驚喜的回頭,他還是喜歡跟自己一起工作的,之前一起工作的時候,她的一些想法總是能給他驚喜。

“以后這些資料直接交給你的上級帶給我,不要越級。”

厲梟墨無情的聲音砸在她的身上,舒苡念驚訝的看著他。

穆柔有些不敢相信,手指快要嵌到肉里了,“我知道了,總裁。”

他這是要跟自己劃清界限了嗎?明明是他自己說的,以后有什么問題可以直接來找他。

可是現在,他竟然說不要越級。

“嘖嘖嘖,穆柔都要被你的冷漠的態度刺激哭了。”

舒苡念的眼睛還在書上,這嘴倒是一點兒都不閑著。

“你好像很介意穆柔。”

之前因為穆柔的才華他的確注意到了這個女人,但是他跟穆柔之間是很正常的上下級關系,后來若不是因為舒苡念的胡攪蠻纏,他也不會跟穆柔有太多的交集。

“對啊,我很介意她啊。”舒苡念大方的承認了,她就是很介意穆柔,介意到恨不得立馬把她弄死。

“她跟你無冤無仇,你怎么對她有那么大的敵意?”

但是相比之前舒苡念開車去撞人,現在的她倒是安生了許多,他以為這件事就這么過去了,沒想到舒苡念還是這么討厭穆柔。

“無冤無仇?她跟我的仇大了。”

舒苡念不想跟他繼續這個話題,放下書走了出去,她想起穆柔心里就窩著一把火,她要出去冷靜一下。

“小丫頭,你沒走啊,隔這干嘛呢?”洛城從伊森的辦公室出來,胸前的兩顆扣子不翼而飛,多了兩道紅色的抓痕。

不用想也知道他剛才在辦公室里跟伊森做了什么。

舒苡念臉色有些微紅,腦海里浮現出伊森被壓的樣子,猛地甩甩頭,雖然很養眼,但她是一個標準的直女。

“我說洛醫生,這公司里你就不能注意一下嗎?”

洛城迷茫的看著她跑走的背影,他怎么了啊?

唉,他現在可管不了舒苡念,辦公室里面的人他還沒搞定呢,在伊森辦公室里呆了一下午了,除了過了把手癮啥都沒吃到,還被伊森給抓傷了胸口。

真是的,他干什么了讓伊森這么生氣,難哄啊!

給自己泡了杯咖啡,舒苡念喝了一口,還是現磨的好喝啊。

看著周圍的環境,舒苡念突然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,因為她突然發現,她對這個地方既陌生又熟悉。

前世每次來到這兒都是大鬧一場,以至于后來只要她來到這就會被保安給攔住。

自從厲梟墨下了命令以后,她就再也沒進去過,給了穆柔可趁之機。

如今她在這個地方自由出入,還沒有人攔著,還能喝到高級的咖啡,真是造化弄人啊。

“舒小姐。”

舒苡念睨視她一眼,穆柔還真是陰魂不散啊。

“有事?”

“舒小姐,你好像對我有很大的敵意。”穆柔柔柔的說著。

“你看錯了。”舒苡念喝了口咖啡,剛剛味道還挺不錯的啊,怎么現在這么難喝,果然喝咖啡也是要看心境的啊。

“舒小姐,我跟總裁真的沒什么的,只是在同一個項目上有共同的理念,所以才走的近了一些。”

穆柔垂著頭的樣子,在外面看來頗有一種舒苡念欺負了她的感覺。

什么共同的理念,不過是在為自己的妄想找借口而已。

她可不信,穆柔對厲梟墨一點兒想法都沒有,前世她不相信,今生她更是不會信。

舒苡念突然勾唇,果然她最擅長的就是演無辜的小白兔了,尤其是厲梟墨在的時候,她也最清楚自己的弱點,所以每次都會故意激怒她。

不過這次,她可沒那么蠢了。

“這樣啊,我知道了。”

穆柔愣住了,她呆呆的看著舒苡念。

不應該啊,她不應該不相信自己說的話,然后大發雷霆刁難自己嗎,怎么會這么云淡風輕。

“舒小姐,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,但事實真的是這樣。”穆柔委屈的說著。

“穆小姐,你是不是聽不懂我說的話啊,我剛剛說我知道了,我相信你。”舒苡念重復了一遍。

她倒要看看,穆柔還能說什么。

“那就好,對了,舒小姐,您的作品我看到了,很驚人呢,我想問下您是怎么想到的呢?我覺得那副作品的手法跟總裁特別像,我還以為是總裁畫的呢。”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