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以后再來

作者:之遙一夏|發布時間:2019-11-30 16:01|字數:3710

舒苡念架起她的胳膊將她背起來往外走,裴沐沐見了急忙跟上去。

“苡念,你行不行啊?換我背一會兒吧?”裴沐沐見她滿頭大汗,關心的說著。

“沒關系。”

到了醫務室,醫生竟然不在,沒辦法,只好打車去了醫院。

交了費掛了鹽水,陶子桐睡著了,舒苡念摸了摸口袋,手機忘記帶了。

“沐沐,我沒帶手機,你給輔導員發個消息請個假吧,陶子桐這樣也沒辦法立馬回去上課。”

“嗯,好。”裴沐沐把手機拿出來,編輯好以后發了出去,大半夜的輔導員早就休息了,只能等明天輔導員看到回復。

兩個半小時后,陶子桐的鹽水輸完了,裴沐沐和舒苡念累的趴在床上睡著了。

輸液不好的地方就是容易尿急,陶子桐偷偷下床,胃已經好很多了,看著兩個室友疲憊的樣子,她十分感動。

聽到聲音,舒苡念醒了,看了看病房里顯示屏上的時間,第一節課都下課了。

“醒了啊,你還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啊?”舒苡念伸了個懶腰,趴了一晚上,脖子差點兒落枕了。

“沒有,已經好很多了。”

“沐沐,醒醒。”她輕拍裴沐沐。

“唔。”裴沐沐揉了揉眼睛,打了個哈欠。

“苡念,沐沐,謝謝你們啊。”陶子桐感動的道謝。

“客氣什么,我生病的時候你不也這樣么,第一節課都快下課了,現在回去也趕不上第二節,反正都請假了,咱們吃好吃的去?”

裴沐沐看了看手機,“可以啊,輔導員已經批假了。”

厲梟墨給舒苡念打了十幾個電話都沒有人接聽,以為他不在舒苡念出了什么事,轉而撥通了涼一的電話,但是涼一的也打不通,只好打了霍御深的電話。

“我上課呢,你打電話干嘛?”霍御深小聲的說著,要不是他的電話,他直接忽略不計了。

“她呢?”

隔著電話霍御深都能感覺到厲梟墨身上的冷意,但這種莫名的冷意讓他有點兒摸不著頭腦。

“沒來上課啊。”

“她去哪兒了?”

“她室友生病了,昨晚凌晨三點多給我請的假,怎么,沒告訴你嗎?”霍御深挑眉,找人找到他這里來,說明舒苡念沒跟厲梟墨聯系。

“我打她的手機,沒人接聽。”厲梟墨抿唇,原來是請假了。

“可能是沒拿電話,請假的事情還是她另一個室友發的,應該是事情緊急忘了帶吧。”霍御深看了看時間,“不說了,我出來太久了,掛了啊。”

舒苡念三人打車去了繁華里,這里有一家火鍋特別好吃,之前跟白銘心經常來,正好醫院離這里近。

“老板,要鴛鴦鍋。”舒苡念扯了扯嗓子。

“好嘞,稍等。”

陶子桐疑惑的湊過去,“咱仨都是無辣不歡的,你要鴛鴦鍋,清湯的誰吃啊?”

舒苡念睨視她,“給誰吃你自己心里沒點兒數嗎?”

她瞬間委屈了,“我不吃清湯的,沒味兒。”

裴沐沐笑了,這招,對她們根本沒用好么,苡念也太腹黑了,這不是明擺著讓陶子看著她們吃辣鍋么。

“怎么,還想進一次醫院啊?”舒苡念笑瞇瞇的說著。

“不想。”陶子桐縮了縮腦袋,在她的認知里,舒苡念笑的像個狐貍的時候準沒好事。

紅油已經沸騰了,陶子桐咬著筷子,想趁其不備吃點兒辣的,每次都被舒苡念發現。

“陶子,你要是再伸一次,我就給你點個白粥。”

這家店的清湯鍋養胃,涮菜也很新鮮,所以她吃著沒事,但是辣的還是刺激胃,她這幾天一口都別想碰。

陶子桐深嘆一口氣,老實的吃清湯的,其實清湯吃著也不賴,就是受不了不吃辣椒。

“這家店好好吃啊,以前都不知道,價格還挺親民的。”裴沐沐根本停不下來,越吃越辣,嘴唇都紅了,但真的好吃。

“以前跟我朋友吃過兩次,覺得好吃,今天正好這離醫院近,帶你們嘗嘗,A市還有好多好吃的呢,等咱們下個學期課少了,全吃一遍。”

舒苡念也好幾天不吃辣鍋了,厲梟墨管得緊,雖然家里的飯好吃,味豐齋的東西也很合胃口,但就是抵不住火鍋的美味。

可惜了,厲梟墨不喜歡吃,錯過了人間一大享受啊。

洛城那家伙倒是吃的歡暢,改天約他出來請客吃飯,不坑白不坑。

在家里配藥水的洛城突然打了個噴嚏,手里的試管瞬間變了顏色,洛城傻眼了。

臥靠,誰在老子背后算計老子呢,花一上午調制的藥水,還差一步就完成了,因為一個噴嚏前功盡棄。

“呼。”陶子桐吃飽了,拍了拍自己的肚子,好滿足啊。

舒苡念擦了擦嘴唇,“這里還有甜點挺不錯的,可以帶回去,我定了個小蛋糕。”

“哇,是因為我生病嗎?苡念,你真是太好了。”陶子桐給她了個熊抱。

“我,想說正好來這了,不吃可惜了,還有,那個……”舒苡念想了想還是說,“醫生說了,你最好吃清淡的,甜點也不能吃,所以,我是給我跟沐沐點的。”

陶子桐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,唇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,哭喪著臉說,“不是吧,我已經沒事了,胃一點兒都不疼。”

她可憐巴巴的看著服務員把蛋糕拿了過來,看外形包裝就知道很好吃。

“那也不行,我就說了,你這樣吃不行,胃也消化不了啊。”裴沐沐堅決拒絕了陶子桐的貪吃,她們也是為了陶子桐著想,身體是自己的,健康才是最重要的。

“嚶嚶嚶。”陶子桐可憐巴巴的收回目光,“那我們以后一定要再來。”

舒苡念笑了,真是時時刻刻不能忘了吃,這次吃不著下次再來。

“行,等你病好了,咱們立馬來一次,吃九宮格。”

陶子桐這才滿意了。

回到宿舍,舒苡念發現手機上有十幾個未接電話,全都是厲梟墨打開的。

她下意識的縮了縮腦袋,怎么有種在劫難逃的感覺。

拿到手機的她急忙播了回去,只響一聲對方就接了。

“阿梟。”舒苡念甜甜的喊著。

對面沒有說話,僅僅能聽到一絲絲呼吸,舒苡念突然覺得背后涼涼的。

“對不起。”舒苡念先認錯,“昨晚室友生病,我太急了忘記帶手機了,還是讓沐沐請的假呢。”

電話那端的厲梟墨抿了抿唇,“那你為什么不用你室友的手機給我打個電話?”

“她的手機也沒電了,我以為涼一會給你說,所以我就沒有……”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,其實不管怎么樣,她都應該打個電話的。

可是有個原因她不敢說,她根本就沒記住厲梟墨的手機號!

“以后,不準再犯。”厲梟墨不在國內,想懲罰她都沒辦法,等他回去,一定會讓她三天下不來床。

“我知道了,阿梟,我很想你。”

聽著她略帶委屈的聲音,厲梟墨恨不得現在就回國。

“聽話,我很快就回來。”

“嗯。”舒苡念悶悶的應著,她確實很想念厲梟墨,重生以后還沒有離開他這么久過,再加上她心里有他,夜里感受不到他的溫度,她都睡不著。

掛斷電話,厲梟墨迅速安排了工作,約見合作方,本來想打個迂回戰術,但是現在,他打算速戰速決。

伊森收到文件以后一臉懵逼,這樣的方案就把一個星期的工作量壓縮到了三天,看來這兩天別想著睡覺了。

“苡念,有人找你。”陶子桐敲了敲廁所的門。

這什么癖好啊,喜歡去廁所打電話。

舒苡念出來,疑惑的去開門,“誰找我啊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陶子桐把藥喝了,心中越發奇怪了,她的快遞怎么送不到門口來啊。

舒苡念走出宿舍,看到大樹下面站著的人,唇角微微勾起。

“怎么,這么快就能給我答復了?”

來人白了她一眼,“你昨天發給我的劇本我看了。”

舒苡念挑眉,“有什么感想?”

“本子很好,角色也很適合我,只是,據我所知,這部劇的很多角色都是被內定的。”蕭一辰說出了自己的擔憂,對于這樣的情況,就算他想爭取,也是白費力氣。

“呵,你擔心這個?”舒苡念沒想到,蕭一辰也有不自信的時候,是因為遇見了自己所以情況全都變了?

前世的蕭一辰,性格果敢,眼神毒辣,拿了無數獎項,連續十年的火爆度,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。

但是現在,她看到的怎么是個畏畏縮縮,不敢爭取的人?

“有點。”

舒苡念轉身,側眼看他,“如果你擔心的是資金,那么我們之間也沒合作的可能了,我舒苡念什么都好,唯獨看不起一個沒主見的。”

她的話深深的刺激了蕭一辰,他扯住舒苡念的胳膊,“你說什么?”

從小到大,從沒有人說他沒主見,他要是沒主見,怎么可能走上演藝這條路。

“蕭一辰,你雖然是校草,但也不是世界級的顏值,像你這樣的,娛樂圈一抓一大把,你在這里擔心這個擔心那個,就自己擔心,我不奉陪。”

蕭一辰抿唇,他承認自己有點過度擔心,但也有情可原吧。

“舒苡念,你真沒有誠意。”蕭一辰嘆了一口氣,他倒是想拂袖離去,但是他想不出來有比她更好的選擇。

舒苡念露出一口大白牙,“合作愉快。”

“哼。”蕭一辰傲嬌的把臉扭到了一邊,但唇角是上揚的。

舒苡念心情很好的回了宿舍,陶子桐迅速湊了過來,她們住的是向陽的一邊,能看到外面的情況,當她瞅見找舒苡念的人是蕭一辰的時候就激動的趴在窗戶邊看了。

“小念念,校草是不是跟你表白了呀,嗯?”

看著陶子賤兮兮的表情,舒苡念毫不留情拍開她的臉,當然,力道是控制的妥妥的。

“呵呵,不好意思,讓你失望了,并沒有。”舒苡念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把百曉發的合同點開來看。

明天得陪韓彥諾去試鏡,順利的話下周就能進組,還得給蕭一辰講戲,之后還得跟銘心會面,她要操心的事情還很多啊。

舒苡念癱在吊椅上,望著天花板,也不知道阿梟在分公司那邊怎么樣,如果有必要的宴會參加,又少不了幾個女人湊跟前去。

想想就一陣煩躁,忽然想起來伊森是跟著去的,洛城在家應該沒什么事。

舒苡念的手指啪啪啪的在手機上點擊輸入法,呼喚著洛城。

“大小姐,你催魂兒呢啊?”洛城的手里“滴滴”響個不停,搞得他不能專心做實驗了。

“我又新帶了倆藝人。”

“嗯哼?”

“蕭一辰和唐城,唐城你見過,就在那天我去時天的時候,跟你的名字還蠻像的。”

洛城撓了撓頭,簽就簽唄,跟他啥關系?

“所以呢?”

舒苡念皺眉,怎么有種在跟厲梟墨聊天的感覺,除了第一句像洛城的風格以外。

“沒什么所以啊,我就是閑著無聊,就是跟你說一下。”

洛城都要吐血了,他還有一大堆實驗沒做,幾十瓶藥水沒配好,卻要因為小嫂子無聊冒泡陪她聊天!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