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比你更好

作者:風搖翠竹|發布時間:2019-06-17 18:36|字數:2319

不用說,付思彤首先想到的,就是那天一浩郵寄給她的手鐲了。

急急忙忙翻箱倒柜。最后,終于在付思彤工作的辦公室最里面的抽屜角落里找到了那只手鐲。

那天因為生氣,付思彤連想都沒想就直接一手丟進了抽屜里。這幾天一直在忙呀忙,居然把這么貴重的東西都忘記了。

——付思彤甚至忘記了跟林一浩說一聲謝謝。

把手鐲拿出來,看了又看,付思彤才把它戴到手上。

這一戴,可把付思彤給嚇了一跳。

上次去江麗的時候,看見那些女孩子戴著首飾,再弄一個簡單的發型,擦上一點淺紅的唇膏,配上一條藍色的裙子,整個人就已經搖曳生姿了。

現在呢?付思彤覺得自己比在江麗的那些女孩子更要搖曳生姿。

付思彤皮膚很白。她的牙齒也很好看。

最主要的是,付思彤的身材,真的可以用無可挑剔來形容。

雖然因為做手術,身材偏瘦亮一點。可是,該凹的地方凹,該凸的地方,同樣凸得十分好看。

最近因為一浩經常煲湯給她吃的原因,思彤的臉色,也比原來紅潤了不少。

可能是今天賣的衣服多,賺得也多的關系吧,付思彤甚至覺得自己的眼睛,也比往常要晶亮很多。

看著看著,思彤已經忍不住了。她拿出手機,對著鏡子里的自己,咔擦咔擦地照了好幾張相片。

照完之后,思彤還忍不住給植雅發了幾張過去。用一副嘚瑟的口吻說道:“看看,美吧?”

植雅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回應思彤的。

“美極了。小心男人一窩蜂就堵在你大門口。”

發了之后,植雅就再也沒法忍了,她立馬就給思彤打來了電話。

“嘖嘖,這手鐲,怎么看著怎么喜歡。思彤,你戴一下那個……觀音,這么高檔的衣服,配上那個觀音,是不是覺得觀音很差勁?”

“觀音?我已經送給一浩了呀。”

“啊?那你看見一浩戴在身上嗎?”植雅腦洞真是大開,這個時候,不跟思彤討論衣服,反而討論起玉石來了。

思彤努力地回想了一下一浩的脖子。最后,有點沮喪地說道:“好像沒看見一浩戴在身上,可能是……你說,他會不會嫌棄我買的太便宜了。看一浩的工作好像有點……可是,我知道一浩的,他很喜歡高大上的東西的。”

植雅想了一會,最后叮囑思彤說道:“你在香綺閣等著我,我現在過去。對了,我給你帶好吃的,咱們一起吃晚飯。”

植雅也算是閑得太無聊了。思彤都已經想要下班回家了,她還要屁顛屁顛地過來。

幸好是路程不算遠。

想著跟植雅聊聊天也不錯。思彤就答應了植雅的要求。

來之前,植雅給林總打了個電話。

“林總,思彤說她肚子餓了,要不要一起到香綺閣吃飯去呀。今晚我請客。嘻嘻,就是快餐而已哈。”

要說思彤與植雅誰聰明,植雅讀書的時候,考試的分數,絕對要比思彤的分數低。

可是,要是說到生活,思彤就要單純多了。

可能是因為思彤從小在媽媽單純的生活中生活的關系,她只知道按部就班地做一般人做的事情。

不但如此,在思彤的思想里,她還十分認同有個所謂的經濟學家說的話。

他說,人呢?要真正的成功,就必須先達到平常人眼中的成功。

平常人眼中的成功,不就是到了一定的年齡,就要讀書,結婚,生子,然后就是帶孩子……

最后,就是孩子聽話讀書成績好啦。

像思彤的老爸老媽,在世俗人的眼中,也可以算得上的成功的人士了。

可是,像這樣的成功人士,教出來的孩子,心眼就會相對簡單。

你看,思彤就不知道植雅這么多花花腸子。

一心一意等著植雅送飯來的思彤,沒想到,半個小時之后,出現在她面前的,不僅僅只有植雅,還有另外一個人。

這個人,正是思彤現在一點兒都不愿意看見的林玉亞。

因為思彤一心想著讓植雅過來看看她穿上新衣服的樣子,所以,思彤一直穿著剛才試上去的那件藍色的蕾絲短袖長裙。

這條長裙的設計其實挺簡單的。

圓領,整條長裙都是深藍色的。腰部用一條藍色的腰帶分開。袖口全都是鏤空設計,露出思彤里面白皙的肌膚。

再有就是長裙分成兩層設計。外面那層蕾絲,剛好可以把里面那層里布襯托得十分地高貴。

穿了新裙子的緣故,思彤還特意弄了個發型。加上手腕處的玉手鐲,整個人,美得就好像仙女下凡。

植雅剛看第一眼,就忍不住驚呼起來。

“哇塞,思彤,你簡直太美了。”

玉亞更是目不轉睛地看著思彤。那個手鐲,買得真是太合適了。

放在思彤纖細的手腕上,不大不小。沒有顯得累贅,也沒有顯得小氣。

總之,完美得玉亞差點就要像過去那樣,一把抱住思彤,然后,把她放到床上,打趣地問思彤是哪個妖精出來迷惑人間的公子了。

還好,旁邊多了個植雅,就算林玉亞有賊心,現在也沒有賊膽。

最難堪的,就是付思彤了。

玉亞的出現,讓思彤一下子都不知道說什么才好。她的雙手,更是略顯緊張地放在背后。

玉亞對思彤太熟悉了。他裝作什么也沒看見。很平常地說道:“來,吃飯吧,植雅,你不是說請我們吃飯嗎?”

有了另外的話題,思彤也開始放下了所有的不安與尷尬。

算了,玉亞又不是沒講過她出糗的樣子,再多見一次,不是什么新鮮事。

“對呀,植雅,餓死我了。”

付思彤直接忽略了玉亞,連個招呼也沒打。

倒是植雅,唯恐天下不亂。她掏出手機,在思彤和玉亞的面前晃了晃,十分悠閑地說道:

“著急什么呀?本來我是想讓你們吃快餐的,但想到請我們視野公司的林總吃快餐,也太掉價了。這不,座已經訂好了,至于什么時候出發,那是你們兩個的事情啦。”

玉亞點點頭,然后,從自己手邊的公文包里,掏出了好幾張紙,對思彤招呼說:

“我是來跟你討論一下工裝的。這里是我們公司的文化主題,你在設計服裝的時候,別忘了凸顯我們公司的文化形象。”

直到這個時候,植雅才把謎底揭穿。

“思彤,我可不是特意要帶林總到這里來的。是他交代我的事情,我覺得我沒有本事完成。就怕等衣服設計出來之后,他又給你找這樣那樣的問題,到時候,累的可是你,你說呢?”

反正植雅總有各種各樣的理由,說明她的各種意外,都不是她的原因。

不過,因為是工作的原因,思彤也就不再理會植雅說什么了,她拋開了所有的成見,開始與玉亞聊起關于工作服的問題。

——現階段,和什么都可以過不去,但總不能跟錢過不去的,不是嗎?

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